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团购网站门槛高筑怎么办?

2020年10月07日 17:40

2020年已然过去一大半了,一场疫情给蓬勃发展的餐饮行业按下了“暂停键”,面对疫情的困境,整个餐饮行业都在竭尽脑汁的开始自我解围。

然而有人举步维艰,也有人风生水起。现在的餐饮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有同质化严重,“三高一低”的业界常态等等。店租、原材料、人工这三样成本越来越高,而店内的利润越来越低。

 

疫情期间,外卖成为餐饮市场的中坚力量,餐饮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商家们注意到这一态势,也努力开启互联网营业方式。

“互联网+”的餐饮业局面优势明显,顾客可以轻松找餐厅、享优惠,还能预订、快捷支付!。餐饮企业给消费者便利的同时,更是给自身带来了曝光度与服务提升!且餐馆排队点餐、用人成本过高等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现在消费者的人群以追求个性的80后到00后为主流,他们会成为餐厅的内容传播者和制造者,并逐渐影响其他消费者。他们的消费形式通常基于互联网手段。如果商家不能迎合主流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属性,必然被市场冷落!

 

但同时,商家们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困境——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

商家为了更好的发展,纷纷跻身团购平台,导致竞争激烈,甚至引致商家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而许多平台凭借自己的优势不断提高,商家的入驻费用,致使商家在团购网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在这样恶劣形势下,餐饮企业要想存活下来,既需要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又不得不把控一定的入驻成本。团购网站门槛高筑怎么办?为什么不寻找新的平台合作呢?正如“马奇诺防线”再坚固,攻破不了,绕过去就行了。

 

租客惠正是助力餐饮企业在自救措施中探索出新的门路、新的商机,增长新利润点的全新平台。

 

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针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优惠买单平台,帮助商家拓展精准客源,覆盖商铺周边的各大住宅、办公、商业区。

好比特殊时期,街边、社区餐厅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的抗风险能力。因为人们戴上口罩小心谨慎地外出活动,对于人流量大、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有抗拒心理,所以社区以及街边店普遍比商场店经营要好。在日常生活中,街铺离顾客更近,顾客更有安全感和依赖性。

 

所以租客网可以利用自身广泛的租客会员群体为商家提供更多客源和更广阔的的品牌知名度,带动商家周边的便民消费,与商家的受众画像相吻合,增长进店客流量,以此扩大品牌口碑。

 

随着市场集中度不断上升以及资源整合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商家需要这样的优质本地资讯平台。餐饮行业要对自己的行业充满信心,要行动起来,用自己的实力去开拓市场,借助租客网平台,合作租客惠项目。

只需进入租客网官方首页,注册成为租客网会员,在“租客惠”板块中提交合作意向,提交后平台工作人员会在一个工作日内与商家联系,洽谈合作具体细节。租客网期待与您的精诚合作!

相关推荐

租房有床能睡觉即可,期望越低,有时幸福感反而越高!

“一人一居,猫狗双全”被称为现代青年的终极幸福,年轻的租客们的居住观念及消费理念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我们一起从租金花费和房屋情况中探究年轻租客的生活,是否真如《欢乐颂》与《爱情公寓》那样简单快乐,热闹温暖。新租房收入概况超过40%的同学月收入在¥8000~¥11999约30%的同学月收入在¥5000~¥7999约18%的同学月收入在¥12000~¥15999租房人群的收入和一线城市平均薪资还是很匹配的。这个问题很有趣,如果通勤时间减少半小时,你愿意付多少钱?大部分(44%+11%)人的选择是500元以内,或者不愿搬,毕竟奔跑到地铁是我们每天唯一的运动量了,不能失去它!租房房龄的统计,超过55%的人群居住在10年以上的房子中,20%的人住在5年以内的新房。吃泡面你问我在不在乎健康,租房子你还问我在不在乎房龄?只要保养得当,社区物业好,房龄不是问题。70%的人住在有电梯的房子中。房龄大一些我没意见,但是如果老到没有电梯那是不能忍受的。不是我们懒,主要是为外卖和快递小哥着想,他们很辛苦,当来到1803楼下发现没有电梯的时候他很可能会辞职,我可能会吃不上饭,拿不到快递。44%的人住在朝南的房间中,56%的人住在并不朝南的房间。大家根本不在乎朝向,有一扇大窗就已经很满意了,至于你是看山,看海,还是看社区花园,反正该看太阳的时间都在公司看PPT。如果朝向不好,通风是否良好就变的比较重要,而晒被子就只能靠楼顶或者烘干机了。工作日大家看房的时间分布:18:00~20:00看房人数最多,其余各时间段比较均匀周末大家最喜欢在下午14:00~16:00看房,毕竟12:00刚吃过早饭不同年龄段的人群看房的次数,大家平均只看1.5次房就做决定了!可能大家在看房时也是通过多种渠道同时寻找,实际只看1家就决定签合同的概率应该比较小。不过网络房源信息的完善确实减少了做决策的时间成本,大量的工作可以预先通过网络+电话微信就确认好,避免了多次反复看房。尤其是租客网上租房的青年租客,享受线上实时看房功能,他们在网页端与客户端都可随时看房,使租客在充分了解房源信息,选择心仪房源后,才会花费时间实地看房,使租房过程更加精准,同时大大提高中介对于租客和房东的服务效率,提高房屋租赁的成功率。而且租客网的线上实时看房功能还能让你的爸爸妈妈、七大姑八大姨、兄弟闺蜜也可以在线上看到你的房源,为你即将要租住的小屋出谋划策,给点你听进去或听不进去的建议,毕竟老人们“吃的盐比我们走过得路都多”,“多听老人言,吃亏就不在眼前”。大家平均看完房1天之内就签合同。说得也是,在租客网上租房子,线上看房就跟网购买衣服一样,看准、询价、实地看房、签约,整个过程再也不像娶媳妇那样磨叽困难。60%的人认为租房不会影响生活品质,40%的人则认为租房没有归属感,相比于睡在公园、地铁、天桥,租房让我们的生活质量提升了很多。58%的人对租房的态度是:个人的休闲生活场所,给予足够的安全舒适感32%的人认为:租房只是城市中的暂住地,随时打算更换5.6%的人认为:租房有床能睡觉即可,期望越低,有时幸福感反而越高毕竟,诗人李说:人间不值得。无论以何种形式居住,大家都在用心经营自己的生活。

2020年08月19日 10:20

拼多多、京东的“老二之争”

同时,它们彼此之间也在相互借鉴,不断升级竞争,这意味着往后的竞争更加难以预料。伴随着5月以来连续不断上涨的势头,拼多多市值再次超过京东。截至美股14日收盘,拼多多股价报收于60.84美元,目前总市值约728.64亿美元。京东股价报收于48.96美元,目前总市值约718.46亿美元。随后京东发布了最新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净营收为1462亿元人民币(约合206亿美元),同比增长20.7%,又推动了京东市值进一步攀升。拼多多、京东两者之间,在市值比拼上,表现出一种“势均力敌”的态势。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拼多多第一次反超京东。早在2019年,拼多多就曾创造了“多次”市值超京东的历史记录,而伴随着市值反超,两者对于电商老二宝座的争夺更为外界津津乐道。两者围绕着用户、市场、GMV等指标开足马力,你争我夺,互不相让。伴随着争夺,两者在资本市场“斗法”越发频繁,不过总体来看,算是平分秋色。2019年,实力更强的京东略胜一筹,一直憋着气想要超越京东的拼多多,终究还是没完成战略目标。新的一年,拼多多开始“偷偷补课”弥补短板,新增募资11亿美元补充弹药、入股国美补充品类短板、五五购物节、建设物流等动作,每一样都更深入电商生态。单从这些动作来看,有备而来的拼多多似乎并不只是冲着京东来的。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相比实力雄厚的阿里,拼多多此举对京东的冲击更直接一些。拼多多锐意进取在与京东的比拼中,拼多多历来表现均十分的出色,实现了多次对京东“里程碑”意义的赶超。首先,是月活用户数量的赶超。拼多多上市之前,它在月活用户数量方面,跟京东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但这个差距在随后的时间里面逐步缩小。京东在2018年Q3之前用户增长还保持着缓慢增长,但到了2018年Q3之后,其月度用户不仅没增长,还出现了负增长,其月活用户数量相较2018年Q2减少了900多万。而同期拼多多则保持着同比70%的增速,并最终于2019年Q2以3.66亿的用户超越京东的3.21亿用户。从用户活跃度和用户增长量两个层面上来看,拼多多的总体表现均优于京东,拼多多实现了首个里程碑意义的赶超。伴随着用户增长的,还有拼多多在一二线城市的进攻,直接危及京东的腹地,特别是拼多多掀起的“百亿补贴”,为拼多多在一二线拉新促活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一二线是京东的大本营,在拼多多的“银弹”攻势之下,一二线用户开始纷纷涌入拼多多,由此拉动拼多多的GMV飞速上涨。如果说前一种赶超,对京东而言影响并不大的话,后一种则对京东算是拉响了警报。随后,两者在市值较量中,拼多多实现了第二个“里程碑”意义的赶超。2019年10月24日,拼多多股价大涨12.56%,首次以464亿美元的市值超过京东的448亿美元市值,跻身国内第四大互联网公司。这种情况在随后的一个月内反复出现。直到2019年11月15日,京东2019年Q3财报发布,京东市值微跌,拼多多再次反超京东。3月初,京东2019年Q4季度及全年财报发布,京东再次扳回一城。受其财报利好,京东股价再次大涨12.56%,一举突破632亿美金市值,超过拼多多的436亿美金。而京东最新的财报也显示,截止2020年3月31日,京东过去12个月活跃用户达3.874亿,环比增长2500万人,同比增长24.8%。进入五月,受电商回暖影响,两者的股价都出现了大涨,只不过这一次拼多多夺回了“电商市值老二”的头衔。在营收增速上,拼多多始终保持着快于京东的增速,在GMV上拼多多的增长更是惊人,并在去年实现了GMV规模破万亿,出现了又一个里程碑。虽然这个规模只有京东的一半,但京东GMV已经到顶了,而拼多多仍然在高速增长。从拼多多业务的各方面表现来看,其始终保持着锐意进取的姿态,直逼京东的大本营。而另一边被拼多多“围追堵截”的京东也在调整对拼多多的战略,在策略上转守为攻。京东转守为攻早期面对咄咄逼人的拼多多,京东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也祭出了“百亿补贴”的大招,跟进拼多多。从当时的动作来看,京东的动作多是防守型的。而这种防守型对策从效果来看,并不显著。不久,京东携“京东特价版”进入下沉市场,复制拼多多的红包下单,免费折扣、分享赚钱等社交玩法,全面对抗极力扩张的拼多多,在成效依旧不够显著的情况下,京东调整了思路。2019年下半年,京东联合腾讯在微信生态体系之内像素级复制了一个“京东版拼多多”京喜。京喜不仅完全继承了此前的“百亿补贴”计划,而且完全“照搬”拼多多的玩法,在微信体系之内分享裂变不断拓客。可以说,京喜的出现充满了进攻性,完全是冲着“拼多多”去的。从推出效果来看,京喜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京喜推出之后,的确扭转了京东用户增长停滞的不利局面。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京东全年实现了新增用户5700万,其中一半来源于四季度,那是京喜上线的时间点。京喜的推出让京东跟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直接短兵相接,这也标志着京东实现了策略由防守转为进攻。不过,京喜实现了用户增长,但能否像拼多多那样在下沉市场贡献GMV,则值得商榷。毕竟京喜成立至今,其GMV还始终是个谜。实际上,拼多多与京东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也是各有千秋,互有短长。各有短长,高下难判拼多多与京东各有优缺,互有短长。从平台模式上来看,轻资产运作的拼多多,现在更为外界看好,也颇受资本市场的追捧。京东以自营起家,多年来始终做的是“辛苦卖货”的生意,利润微薄,缺乏平台模式的想象力,这也正是京东的一个“软肋”。显然,在平台模式VS自营模式的比较中,平台模式完胜。毕竟,连做自营的京东也在提升平台化水平,以挽救其“增长乏力”的困境。目前京东的平台化虽有了较快进展,但总体上京东自营还是其主要模式,这种模式上的“缺点”(盈利不足、增长难题等)依旧会在后续竞争出现,不过京东也有自己的优势。从高价格强势零售品类、物流效率来看,京东均强于拼多多。家用电器等3C品类一直是京东的强项;在物流方面,京东物流在国内的效率也是名声在外,这些拼多多均不擅长。但拼多多通过与国美合作、与极兔物流合作弥补品类及物流的短板。从用户客单价来看,2019年京东的平均客单价在5800元,而拼多多仅有1700元,远比不上京东的客单价,但拼多多进入一二线城市,两者的用户重合度越来越高,这意味着未来两者的差别会继续缩小。从盈利角度来看,京东已经盈利了,但拼多多依旧亏损。但与此同时,拼多多有着接近70%以上的毛利率,其盈利潜力巨大。从营收角度来看,2019年京东营收超过5700亿,而拼多多仅有301亿,相差接近20倍。但京东营收高增速不再,拼多多依旧高速增长,两者的成长性不同。此外,拼多多在打造自己的购物节(“五五购物节”)上也在尝试,虽然目前这次活动是短期活动,难保未来拼多多不会在相应领域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总体来看,拼多多与京东之间的角力,京东在当下的实力更强,而拼多多在市值上领先京东。不过,长远来看,战局胜负难料。毕竟,一个是电商界冉冉上升的新星,一个是电商行业内实力雄厚的“老兵”,两者之间你追我赶,难舍难分,两者过去在市值、GMV、用户、客单价上的竞争还将长期存在。同时,它们彼此之间也在相互借鉴,不断升级竞争,这意味着往后的竞争更加难以预料。

2020年05月18日 11:36

租客网:要租房吗?别慌,别慌,来租客网一站式解决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7日 11:33